放牛郎的樂源

My Little Corner of the World

Thursday, April 27, 2006

街頭表演

在很多年之前,坐地鐵的時候經常會見到一個拿著小提琴的賣藝人,一邊在車上演奏莫扎特的名曲,一邊等待著乘客們的賞錢。記得當時才剛上中學的我亦曾將一個一元硬幣擺入他的缽內,換來大約一分多鐘的一段表演。後來很久都沒有見過他,想不到事隔一年再次碰面的時候他已經打扮得西裝筆挺,手裡仍然提著他的小提琴,可能已經得到一份與音樂相關的厚職吧。

街頭賣藝在外國是很普及的文化,隨時去購物逛街的路上都會見到一兩個。他們大多作簡陋打扮,默默地坐在街角,一言不發地演奏著他們的樂器,僅僅會在途人打賞的時候才說一聲「多謝」。這麼多年來見過無數的賣藝人,除了常見的小提琴、結他、口琴、二胡、電子琴等中西樂器以外,有時候都會遇到一些較為罕見的,例如豎琴、琵琶等等。之前在網上不知何處見到有人發問為何香港很少見到這種街頭表演者,我不知道其中的玄機,不過猜想是繁忙的香港人連食飯和做運動的時間都沒有,又怎會有閑情逸致停下腳步來欣賞這些業餘表演?或許一班百無聊賴的中小學生會有這樣的空閒,但這種表演在他們眼中不但算不上潮,可能還有些老土吧,誰又會肯站出來做一個與別不同的人?

我不了解這班表演者背後的動機和故事,可能他們其中有些人只是為興趣而做事,有些人的確沒錢開飯,又或者有一些退休老人純粹以音樂消磨悠悠時光,但作為城市的一份子可以有機會看到這些人生百態總是一個可喜的經驗。雖然很多時候我並不會解開慳囊,但我總會上前與他們攀談幾句,做幾分鐘的聽眾,讓他們的音樂在生命中添上一點色彩。幾個月前在大學校園內碰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他提著一個破爛不堪的喇叭和一個顯然已經和它的主人一樣飽經風霜的烏克蘭四弦琴,輕聲彈奏著自己譜寫的樂曲。悠揚的樂聲傳遍了附近的校舍,我吸著一口口新鮮的空氣,望著這個畫面,突然感受到原來音樂亦可以這麼簡單、純潔,心裡不禁為身處一個如此自由、開放的環境而充滿感恩之情。

2 Comments:

  • At Friday, April 28, 2006 2:46:00 AM, Anonymous Vachel said…

    香港真係行步路都習慣性咁急急腳。
    同埋就算肯做,都要承受被人告阻街既風險。

     
  • At Friday, April 28, 2006 7:58:00 AM, Blogger 細孖匡 said…

    這種術頭賣藝在香港真的很難以較生活化的形式來發展了。或者,是變了質吧。有時會有一兩班年青人在赤柱迎賓的。

    呀,牛郎,對不起,我忘了跟你在msn傾談時你提及的那兩三隊你不太喜歡的indie-pop 以及你把South Street跟他們拉在一起說的那隊band的名(其實是抄下了,但那紙不見了)。你可以再幫幫我,講多次嗎?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