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郎的樂源

My Little Corner of the World

Monday, May 29, 2006

不一樣的情人



十多年前曾經隨著Nirvana的走紅而風靡一時的Grunge音樂在近幾年的影響力已經大大減退,可謂是無復當年勇。雖然Pearl Jam、Foo Fighters等老大哥仍然堅持推出新碟,而Nirvana本身的舊作品亦不斷被人翻炒,但無容置疑的是,現時充斥在各大音樂雜誌封面上的主角絕對不是他們。正因為這股熱潮的冷卻,我們就更難想像得到在○六年的今天,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竟然爆出了一隊從唱腔到曲風都以Nirvana為學習對象的獨立樂團-「The Darlings」。

雖然The Darlings成軍只有短短一年多,但三位成員都已在圈內打滾了一段長時間,他們的名字對老樂迷來說絕不陌生。結他及主音林子邦(Pong Lam)曾是Love Motel、Kind People等樂隊的靈魂人物,低音結他手Gary則曾經是Hardrock樂隊Jackal's Dream的一員,而鼓手Steve除了同是Love Motel的成員外,更曾與各獨立音樂人合作,擔當鼓手、編曲等。我最初是從○四年Oliver的第二張專輯《Freddy & King》內第一次聽到「Pong Lam」這個名字,當時已經對這位音樂人非常感興趣,及後再於去年89268發行的五週年紀念合輯《The 5th Element》之內聽到他們初試啼聲演繹《Wet Dream》一曲,印象更是不俗。該作品是次亦作為結尾曲收錄於他們的首張大碟《Dots, Lines & Shapes》裡面,歌曲風格上有點兒接近《Machina》時期的Smashing Pumpkins,節奏澎湃且旋律搶耳,真的如時光機般把聽眾帶回到九十年代那個「全民皆Rock」的歲月。

The Darlings從來不掩飾他們對Nirvana的熱愛,這張不折不扣的Alternative Rock專輯便是最佳的證明。雖然全碟只有短短的三十多分鐘,但你在曲中亦可深深感受到隊員們所散發出來的熱情與汗水,從最基本的出發點上享受音樂所帶來的激奮和震撼。在《Question》入面Pong用上了經過特殊處理的人聲,那種巧妙的效果不期然地令我想起收錄在《Nevermind》裡面的《Territorial Pissings》,難怪有人會說這是樂隊向Kurt Cobain致敬的作品。《Shine》是全張大碟裡面唯一的慢歌,聽著Pong用那深情的口吻唱出一句句感性動人的歌詞,不禁令你驚訝原來多麼硬朗的鐵漢都總有柔情似水的一面,浪漫得快將你整個人溶化。接著的《Lipstick》旋律易記、歌詞精簡,絕對是《Wet Dream》以外另外一首非常具有流行元素的作品,可以被看為是所謂的主打。可惜的是,這類作品在今日的香港始終不太為人所接受,畢竟大家都已經適應了包著糖衣的毒藥。

就和外國很多樂隊一樣,《Dots, Lines & Shapes》裡面的絕大部份歌詞是圍繞著阿邦的個人生活體驗,我們從中不難找到作者對身邊人的關心和鼓勵,當然還夾雜一些個人的幻想和期望。「Don't believe in style」,這是Pong對朋友的勸告,但對象亦同時是所有有機會聽到這首歌的聽眾。在這個資訊爆炸失去自我的年代,我們應該如何去選擇自己相信的東西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思考課題,亦是深深影響我們未來人生方向的主導。「At the end of the day」,希望大家都找到自己心愛的人和事物,一切從The Darlings開始。

4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