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郎的樂源

My Little Corner of the World

Monday, May 22, 2006

Boo



數字廠牌89268自成立以來便為推動港台獨立音樂不遺余力,發行和代理過的唱片數之不盡,是音樂圈中非常重要的一員。近這幾年來,公司推出過好幾張合輯,主要目的都是為了向樂迷推介嶄新聲音,擴闊大家的耳目。而更難得的是這些作品水平越來越高,每次都帶給我們驚喜與希望。在去年獲得的一定成功似乎大大鼓舞了所有參與者的信心,踏入○六年各樣演出和策劃接踵而來,其中亦包括了最新的三部曲合輯《Boo》。

「Boo」,一個屬於初生嬰兒的聲音,本來是代表了所有在這張合輯裡面獻聲的新生樂隊,但對我來說則有另外一層意義。大部份人出生的時候都擁有一雙手和一對腳,外表看上去似乎是一模一樣,但日後我們正是靠著這雙手寫出不同的人生篇章,各自各璀燦。音樂其實亦如是,雖然大家都是利用同樣的幾個音符,但透過不同的組合和樂器搭配我們聽到了精彩紛紜的樂曲,令我們的生活變得更豐富亦為我們的靈魂找到了歸依。這張合輯收錄了四個不同單位的共八首作品,在風格上就正如我剛剛所講可謂是南轅北轍,既有編曲秀麗的Indie Pop亦有抽象艱澀的實驗音樂,一時沉浸在Dream Pop的夢幻氛圍之中但下一刻又走進了奇異的電音國度,完全顯露了音樂上的無限可能性。

打頭陣的是來自中國廣州的[A]樂隊,他們帶來的一首《Motion》是香港獨立音樂中不常見的Chamber Pop曲目,風格輕鬆奔放,令人不禁聞歌起舞。雖然只是普通的三人編制,但樂隊在編曲上使用了大量管弦樂器,悠揚的音符此起彼伏,感覺上非常清新可喜,是本合輯內的一大驚喜。但緊接著的作品《藍色旅館》則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以鋼琴作主導的樂曲散發出陣陣詭異,曲調沉鬱且帶有點點迷幻,仿彿旅館內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回憶和秘密。而於背景作點綴的各樣噪音聲效和弦樂則恰如其分地增添了歌曲的神秘感,讓整個氣氛更為完整、豐富。總體來說是一首不可多得的成熟作品,很難令人相信這出自一隊初生之犢的手筆。

接著出場的Fashionista是一隊不折不扣的二人實驗組合,在歌曲的結構上沒有邏輯可言,以自由創作的手法表達成員們對音樂的熱誠和獨有詮釋。長達七分多鐘的《Packaged》頗有Sonic Youth和Slint的神采,在結他彈奏的基礎上配以主音吶喊般的唱腔,雖然歌詞聽得不太清楚,但亦無損聆聽過程中所得到的樂趣。擁有小提琴Trinity演奏級水平和自小接受古典音樂訓練的蔡世豪這次則化身為一人樂隊S.T.創作電音。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香港很多電氣化的獨立音樂單位都是以一人多功能樂手所組成,算得上是這個城市裡頭一道獨特的風景。《Weird Mind》歌如其名,由雜亂紛呈的取樣拼貼組合而成,處處可見DJ Shadow的基因種子,是一次很不錯的藝術嘗試。而另一首只有兩分半鐘的《Umbrella Tree》則是介乎於古典與電子之間的小品,其婉約動聽與Four Tet、Savath + Savalas等著名電子音樂人相比亦不遑多讓。

最後壓軸的二人Dream Pop樂隊Weekend則是香港樂迷們較為熟悉的一個名字,於○四年出道的他們亦頗有來頭,成員馬立賢乃樂隊假音人的結他手,而John Wong則曾是Chaos的成員。最早發現他們作品的蹤跡應該要追朔到89268於○四年推出的三唱片合輯《Come Out & Play》,在裡頭我們可以找到一曲《Now & Forever》,而當時的我亦認為該作品是合輯內水平最高的其中一首。遺憾的是,兩年後他們的全新作品《You Can Do Anything》和《I Could Be》並沒有帶來太大的震撼,在風格上保持一貫的緩慢和夢幻,雖然旋律是依然的動聽,但就未能進一步令聽眾加深印象。看來樂隊在今後的發展方向上要仔細地計劃一番,以免給人停滯不前的感覺。

《Boo》是一張含有多樣風格的合輯,作為一度認識新晉樂隊的大門它很好地發揮了指標性作用,帶給聽眾不少期望的同時亦展望著一個令人可喜的音樂前景。唯一的問題是,如果該合輯的聽眾對象是一班未曾接觸過太多非主流音樂的人士,那在作品的選擇上則未免顯得有點兒曲高和寡、門檻過高,尤其是來自Fashionista那兩首充滿實驗性的作品,對普羅大眾而言應是較難接受。不過對於老樂迷來說,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1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