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郎的樂源

My Little Corner of the World

Sunday, March 12, 2006

A "Grate" Evening

今天是我寫第五十篇文章的好日子,不知不覺寫了這個Blog已經有差不多一年時間,實在很高興認識了一班同以音樂為精神食糧的朋友,希望好音樂永遠長留我們耳邊。為了這個高興的時刻,特意挑選了我今年最喜愛的一支新樂隊介紹給大家。

言歸正傳。上週本來一早已經買好票打算去看Rogue Wave,可是當知道The Grates將於同一晚於別處進行表演的消息後便開始拿不定主意。最後,權衡輕重之下還是敵不過主音Patience Hodgson火辣辣的誘惑,選擇放棄Rogue Wave。可能大家都會比較熟悉Rogue Wave,而對The Grates就較為陌生。不過,如果大家知道The Grates剛剛作為The Go! Team的歐洲巡迴演出指定嘉賓之後,可能會開始對這隊澳洲三人組合感興趣。



和無數其他樂隊一樣,The Grates的成軍亦是始於中學時代的課後活動中。當班上所有學生都選擇到戶外進行活動的時候,Patience、John和Alana三人卻寧願留在樂器室,邊聽著大家心愛的另類音樂一邊把玩著鼓和結他。當時他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會怎麼樣,Patience甚至有點討厭自己的歌喉。不過,在參加完一個歌唱比賽之後,Patience的嗓子受到評委們的好評,而結他手John Patterson亦不甘心一輩子只能唱別人的歌曲。於是,他們決定要擁有自己的樂隊,並召喚了好友Alana Skyring為樂隊打鼓,而樂隊的主音位置更是理所當然地落在Patience身上。類似的這樣一個故事可能已經講過幾百次。沒錯,前個禮拜介紹過的Magneta Lane亦有著雷同經歷,所不同的就只有鼓手和低音結他手的身份對換了,但是同樣的出身卻可以煉造截然不同的人物和將來,世事的確很奇妙。

在一開始,The Grates只是自製一些Demo碟賣給身邊的朋友,沒想到竟然很快得到當地電臺的賞識,將他們送上日後一帆風順的仕途。據Patience說,成員們都來自非常普通的中產家庭,身邊的朋友和親戚亦沒有對音樂有特別濃厚的興趣,不過自從他們成立了樂隊之後,所有人都忽然變得熱衷起來,跟著他們到一個又一個的演出,甚至喝到酪酊大醉、不省人事。相信這是音樂帶給他們最大的樂趣和滿足吧。

去年二月,The Grates終於透過澳洲獨立廠牌Dew Process發行了首張EP,名為「The Ouch. The Touch」。由於Patience和John兩人本身對繪畫創作有一定的研究,這次的唱片封面和內頁都是由他們自己親手設計,可愛得令人愛不釋手。從唱片封套大家應該都可以猜到,The Grates是一隊充滿童真和娛樂性的組合。他們的音樂不拘小節,完全從內心出發,享受音樂的每一刻,試問這樣的真性情怎能不打動每一位喜愛他們音樂的聽眾?

是張EP只有短短數分鐘,當然很難滿足樂迷們的胃口,不過麻雀雖小,The Grates的音樂爆發力和潛力都在這十分鐘表露無遺。開首曲「Message」是一首Garage味十足的Punk Rock作品,初聽時覺得有點嘈吵和雜亂,但是細味幾次之後發覺歌曲內容十分有趣,可以說代表了樂隊的不羈性格和曲風取向。John和Patience二人的和音非常合拍,令人忍不住跟著一齊叫喊,樂也融融。緊接著的「Sukkafish」在感覺上與上一首歌曲截然不同,沒有了那渾濁的編曲和混音,僅靠John一手出色的電結他彈奏出一段段動人的旋律,無論從那個角度來講都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作品。「Wash Me」雖然只有兩分鐘多,不過其嘻皮跳脫的節奏絕對讓人一聽難忘。不但鼓手Alana得到真正表現的機會,就連Patience的聲線亦在這首歌曲之中發揮得淋漓盡致,盡顯其活潑動感的一面。「Trampoline」是樂隊其中一首最早期的作品,所以在水準方面略顯不足。旋律性與之前作品相比明顯來得較弱,節奏上亦趨平淡,只可以作為樂隊兩個不同時期的對比和寫照。

Full Album Streaming: The Grates - The Ouch. The Touch

當晚他們除了表演以上四首歌曲之外亦送上了幾首全新作品,讓我們可以在新碟「Gravity Won't Get You High」四月推出之前先聽為快。可是,期間發生了一件令我非常尷尬的事,只因Patience誤以為站在我身邊的女子是我的女友,不但走過來跟我們說話,更說要把新碟裡面的一首情歌送給我們。幸好,最後我亦能全身而退,沒有被那女子的同行男友秋後算帳。在全晚的演出裡面Patience不停地邊唱邊跳,還帶來了一大堆氣球和觀眾們一同拋玩,令節目變得更互動之餘更使到整個演出場地氣氛高漲,熱力四射,台上台下打成一片,實在非常開心。可惜的是,The Grates是次並沒有帶同任何樂隊商品隨行,讓不少想進貢的樂迷們大感失望。不過,經過這晚愉快的經驗之後,Patience已經親口答應我將會儘快再來多倫多演出,好讓我們再重溫當晚的激情。

(附註: 當晚一同演出的還有兩支本地樂隊: Five Blank Pages和The Barmitzvah Brothers。其中The Barmitzvah Brothers的音樂亦非常出色,下次將會向大家正式介紹這支來自Guelph的樂隊。)

7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