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郎的樂源

My Little Corner of the World

Sunday, March 2, 2008

不要把我們當傻子

昨日從電視新聞裡看到了一個很令人不安的本國消息(完整文字可見這裡)。這段新聞大致上是說加拿大政府有意立法將一向給予本國電影工作者的稅務優惠及資金贊助的條件縮窄,好讓那一撮慣常拍攝一些含有「暴力」和「色情」元素電影的本土導演得不到任何協助。雖然政府並沒有點名道姓,但明眼人一看便知今次矛頭直指本國現時最出色的影壇雙雄——Atom Egoyan和David Cronenberg身上。

自從我真正投入到電影世界開始,我已對這兩名導演極為仰慕。出生於埃及的Egoyan早已被我視為荷里活內的唯一電影詩人,其於1997年推出的顛峰之作《The Sweet Hereafter》簡直就是視覺中的極致,即使將他與俄羅斯名導塔可夫斯基相比亦毫不過份。至於Cronenberg,他的作品之中所體現出的獨特暴力美學和對社會的尖銳批判早已是聲名遠播,和奧地利裔導演Michael Haneke兩人就有如瑜亮,以令人不敢直視的無聲暴力冷眼這個充滿不公和墮落的世界。

直接把現實生活搬上畫面是討論問題的最方便手法。假如一個人從未見過被燻黑了的肺,你很難向他解析吸煙對身體帶來的負面影響。暴力和色情亦是同樣道理。其實我們已經有電影分級制度,基本上有限度地防止了未夠年齡的觀眾入場的可能性。若要把這些電影作品一刀切,那無疑跟斬腳趾避沙蟲沒有分別。現時的電影制度的確有漏洞,我更不排除有電影工作者趁此機會濫用納稅人的金錢,但作為一位成年觀眾,自行挑選心中喜愛電影是最基本的公民權利,沒有一個人可以將其奪去。若果說因為這些電影有可能會對社會帶來不良影響而必須禁止其出版的話,那我們是否應該將所有八卦雜誌入膠袋,禁止所有偶像藝人歌手出現在螢幕前面?因為我絕對有理由相信他(它)們的存在對下一代青少年造成了無法補救的永久性傷害,特別是小奧口中那堆腦殘粉絲。另外還有那些鋪天蓋地的宗教主義,難道政府要讓我們全部歸順於基督,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上那虛無飄渺的天堂?

整件事最大的問題是究竟應該由誰人去設定這條分界線。美國的電影分級評定MPAA已被人多次質疑其評審的的客觀和公正性,經常為了一些很小的事把一部電影粗暴地列為R級。(在美國,限制級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字眼,很多主要發行公司都會拒絕為這類片作發行。)在太平洋的彼岸香港同樣有一個已經和荒謬劃上等號的「淫審處」,其以點數作分級的標準更成為了大家長期的笑料。赤身露體不代表不雅,拳頭槍支也不代表血腥,電影作為一門極其博大精深的藝術,怎能用幾個數字或固定準則去衡量其內容是否正確?不是我鄙視那班政客,但終日和齷齪金錢與政治打交道的官僚們又有多少個真正了解電影?他們除了懂得趨炎附勢及人云亦云之外還會做什麼?

儘管政府最後狡辯說就算電影製作人得不到政府的資助還是可以繼續尋求私人機構的投資,但政府的態度往往代表了一個國家的形象和標準。假若這些電影得不到政府的實質支持,又有多少人會不顧虧損金錢的風險堅持開拍電影?政府在處理上的明顯不公代表了道德天平已經出現了傾移。加拿大一向以開放及自由聞名於世,無論是在同性戀、大麻、刑事法律等方面均有非常寬鬆的對待,但今次事件似乎示警著我們的言論自由有逐步縮小的危機。雖然暫時該法案還未正式通過,但從近來執政保守黨的得勢來看,反對力量相信少之又少。下一波危及的不知又會否輪到音樂?或許所有那些帶有「不良」歌詞的音樂都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上。

3 Comments:

  • At Sunday, March 02, 2008 6:18:00 PM, Blogger Noise Kelvin said…

    無奈..
    如果一旦通過立法..那將會是創作人的悲哀,

     
  • At Sunday, March 02, 2008 7:04:00 PM, Blogger IceAce said…

    比起电影,我反而觉得他们刚应该控制现在的那些游戏,电影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事情,而游戏时间只讲自己带入进入里面的暴力世界,你看现在西方所出产的游戏有哪一个没有暴力的?
    要说到政府对电影可笑的控制情况,非要谈到大马不可了,所有对大马呈现真面目和历史的电影都不可以在大马上映,所以很讽刺的,很多在外国拿奖项的大马电影都从来没有在大马上映和宣传过,反而使新加坡有的上映,向你所说的,政府很多时候都没有关注艺术发展,只是看那些表面的东西就轻易下定论就作决定。

     
  • At Sunday, March 02, 2008 7:53:00 PM, Blogger 快樂牛郎 said…

    IceAce,去年溫哥華國際電影節也有幾套馬來西亞電影參展,可惜我因為時間上遷就不了錯過了Woo Ming Jin和Tan Chui Mui這兩位好導演的作品。不過我倒看了蔡明亮的《黑眼圈》,體會到一些馬來西亞低下層的生活。

    遊戲的確比電影毒害更大,不過在技術上完全禁止販賣暴力色情遊戲給中小學生是頗為困難,唯有希望業界可以自律。

     

Post a Comment

<< Home